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罗振玉长孙罗继祖的传奇人生

罗振玉长孙罗继祖的传奇人生

2015/1/20 15:45:37    作者:马犇    阅读:3984    评论:0

  “我高祖母方太淑人开始来淮安府城买宅南门更楼东定居。从方太淑人到曾祖尧钦公、祖雪堂公(罗振玉)、父君美公,已经历四世,并且曾祖母范太淑人、继祖母丁太淑人、母何孺人都是淮安人……”
  这是我国著名史学家、文献学家、书画家罗继祖先生的《我家与淮安的关系》中的一段描述。虽其家族仍以上虞为祖籍,但数代客籍淮安对罗氏家族的深远影响不言而明。
  膝前喜有读书孙
  罗振玉在其晚年曾自述生平并指定长孙罗继祖书写(即《集蓼编》),“膝前喜有读书孙,清白家风望汝存”即出自罗振玉专为此题写的绝句,其对长孙的怜爱、期望以及对孙辈承继家学、祖训的欣慰在这平实的诗句中自然洋溢。
  1913年4月19日,罗继祖(名为祖父取)出生于日本京都(直到1919年随家回国暂居天津),亦是罗振玉避难侨居日本的第二年。罗继祖两周岁后就和祖父母生活在一起,祖父对其照顾有加,日常起居、识字读书等都无微不至。他五岁始识字,日识生字八个,直到掌握两千个左右。《四书》、唐诗等为其祖父亲授,他还大量阅读祖父的藏书。待继祖十五岁时(随家迁居旅顺),祖父仍为其亲授典籍。
  未受过学校教育(终生无文凭)的罗继祖在祖父书房苦读近二十载。嗜古的他在祖父的启蒙、熏陶下,虽足不出户,却在学问里闯出了“天地”。二十岁前便能写出《朱笥河先生年谱》等专业性较强的考据类论著。其后他仍在帮助祖父整理、查阅文稿之余笔耕不止。
  罗继祖有心承继家学,他结合自己兴趣选择了史学。上世纪三十年代,辽代文物大量出土,这对于重校错谬较多的《辽史》是个天赐良机,罗振玉遂让继祖校《辽史》。八卷本《辽史校勘记》的顺利付梓及其产生的广泛影响是继祖未辜负祖父期望的明证。
  待长孙到了就业年龄,罗振玉积极联络,先后帮他谋得“满日文化协会”东方国民文库编辑、“南满医科大学”讲师等职。不难看出,祖父对长孙的心重。
  除较好地承继家学外,罗继祖亦对罗家旧藏整理有功。罗振玉移居旅顺几年后,在其居所附近建了一栋三层藏书楼,沿用其在日本、天津的书楼名——“大云书库”。但好景不长,书楼被战事殃及,1945年8月,苏军接管当地,征用民宅,并将“大云书库”改成苏军招待所,书籍惨遭搜查、哄抢。罗继祖便开始零星整理起散失的藏书,来旅大视察的廖华听说此事后及时向上级汇报,毛主席得知后痛心不已,并指示相关部门尽快抢救罗家藏书。1946年10月,廖华正式请罗继祖系统整理藏书,并由当地政府任命罗为教育局科员。两年后,罗继祖完成了整理工作,与堂弟罗承祖尊崇祖母意愿,将藏书捐给了人民政府。至于古物,则部分藏于吉林大学,还有很多流落民间。罗家旧藏命运多舛,若还有值得庆幸之处,当属罗振玉早将一半古书古物编为书籍行世和罗继祖对旧藏的精心整理与呵护。
  面对祖父对当时世界潮流判断不清、在政治上一意孤行,罗继祖“不替亲者讳”,以学者的操守与姿态对祖父进行客观评述,而对祖父在文化、学术等领域的巨大成就及贡献亦如实说明,分于1980年、1987年出版了《永丰乡人行年录(罗振玉年谱)》、《庭闻忆略——回忆祖父罗振玉的一生》。
  “四黑”德学皆无恙
  1955年4月,罗继祖到吉林长春的东北人民大学(今吉林大学)历史系任教,步入了漫长的“传道授业解惑”阶段。他用心授课之余还偷偷地为非本专业的几个好学者“开小灶”,每遇利于学生学习、发展之事,必积极奔走,即便无果也坚持尝试。早在“反右”期间,他非但不躲避被划为右派的学生,还对其加以爱护,指导论文,多年之后仍关心其就业状况。
  作为知识分子聚集地的大学是“文革”的重灾区,这是无需赘述的事实。1963年,因点校整理“二十四史”工作缺乏人力,须借调外地专家,经邓广铭教授推荐,罗继祖成了中宣部借调的八人之一,赴京点校《宋史》,但终因“文革”而中止,重返吉大。1968年,他和众多同事被关押在吉大数学楼。在面对责难、捉弄、批判的时候,率真的罗继祖常客观回应、据理力争,“自讨苦吃”的窘境可想而知。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民国四公子”之一的张伯驹经陈毅推荐任吉林省博物馆副馆长。缘于于省吾教授的介绍,罗继祖和另几位志同道合者始与张伯驹相熟并往来。起初,他们于每个星期天相聚,相互赏鉴一些旧藏。后来,张伯驹将聚会内容稍加修改,让参与者于每周聚会时提交一篇文章,由他统一誊抄,汇编为《春游琐谈》(张伯驹曾藏有隋朝展子虔的《游春图》,而当时又逢客居北国春城,故以此作典命名)。
  由于张伯驹个人背景的特殊,成员们行为的“风雅怪诞”,“文革”前,就有人别有用心地在春游后添了个“社”字,以此污蔑他们秘密结社,还有人给他们扣上“阴谋反党”的帽子,更有甚者,硬是将这一掌故性质的作品集称作反党纲领。吉大相关部门也组织过侦查、座谈,均不了了之。但在“文革”中,这几位“春游客”无一幸免。《春游琐谈》中收有罗继祖三十三篇文章(数量最多),这使得他“罪大恶极”,以致被封为“春游社黑干将”。
  或许正是由于罗继祖勤于思考的习惯,抑或《春游琐谈》的激发,他在“文革”中依旧笔耕不辍,“躲进小楼成一统”,这些作品在“文革”后即被汇编为文史著作《枫窗脞语》。
  罗继祖一生著述颇丰,在诸多领域卓有建树,生前曾自拟挽联曰:“尊儒尊孔尊董史尊马列求是务实;研经研史研诗文研书画适性怡情”。2002年5月,罗继祖于大连仙逝,他的藏书被家人捐赠给了大连图书馆,如他的道德、学术、文章一样泽披后世。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