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地方文化 > 老淮安织布行业的那些事儿

老淮安织布行业的那些事儿

2019/2/11 15:09:42    作者:章来福    阅读:1227    评论:0

 

    唐代,淮安的纺织业就颇有名,明及清初,石塘、刘伶台、河下、板闸一带为纺织户集中之地。清乾隆七年(1742),湖北钟祥人金秉祚任山阳县令,发现淮安人于纺织一事从未讲求,山阳县无1架织机,甚至女儿尽废,民间财源困竭。劝淮人种棉养蚕,纺纱织布。遂与知府赵酉一起,“查大江以南,惟松(江)太(仓)二处东乡一带,居民讲求至精,获利甚普”,遂于其处募谙练者20名,到淮悉心教授。“一切纺车、织碇、木碇、弹弓、弹锤、戽车、夹车、竹棚、杆板、布机、大小戽筒并随机需用刮刀、压尺、竹叉、纵扣、梭子之类,应就近于松太二府州,各随教师平日所用酌量置买,以便照式制造。预买净花、子花各三十石,运淮备用.”(金秉祚《纺织议》)后继者有山阳知县姚德彰,清河知县万青选,皆按金秉祚所议劝谕百姓,淮安纺织业终成气候,淮地种棉织布始多,先织毛巾、线袜之类,后用木机,“纺织行囊米袋,颇多实用。”又开始织阔布“质坚纹细,几于通州布相埒。”另据《扬州画舫录》记载,清乾隆时淮安产“淮红布”,又名“淮安红”,用苏州赤草染成。
    清乾隆时期,淮红布便成了淮安的特产。那时候,河下街面上商旅云集,市场繁荣。淮安本地的特产淮红布,河下湖嘴布店专卖此布,在市场上十分畅销。
    清宣统二年(1910),淮安人李福星等人从上海购进木机,便和长湖垦殖公司都在淮安建织布作坊。同年,淮安织布行业,又多了一个品种称之为白粗布,又叫奋儿布。
    奋儿布的由来,是山东人土机土织的一种布。清末年间,鲁南的临沂、滕县、邳县一带兵荒马乱,十年九不收,部分人因生活所迫、逃荒要饭,挑着担子携着全家妻儿老小、流落到淮安定居下来。开始小本经营,大起摇车、布机(木制的)织起规布,土布土织,手拉脚踩,是他们谋求生活来源的一种职业,因而淮安当地人称其为“奋儿布”。自摇、自织、自染、自销。棉纱来自苏州、无锡、南通、镇江等地,当时棉花主要靠进口,以印度棉花为主。
    棉布的销售以本地为主(车桥、岔河、曹甸、张桥、平桥、泾河等)以及两淮。主要品种有:白布、条子布、纱条、纱格、毛蓝、靛蓝等。规格:小布幅宽0.8~1尺,长4.8丈,白布幅宽2.7尺,长度为20码,每码是2.6尺,每匹(20码)是5.2丈。
    1915年,山东临沂卞振生等人来到淮安,接着他叔伯兄弟卞振东也来淮,后来他们的家乡人陆续又来淮安,先在卞振生家做帮工,等有了本钱以后,自己便买木制机织粗布,山东人来淮安织土布的还有王德孝、涂鹤成等人。他们刚来淮安时经济困难,又无住房,加之土布机声噪人、只好借租在寺庙内生产,每月多少付一点房租钱,一张机也能养活全家五六口人。
    1921年,城内有纺织作坊30多户,从业者200多人。
    1937年,淮安的织布作坊开始使用铁木机,半自动化,只需脚踩,不要手拉了。土机土织较大的户有卞记,也就是卞振生家,他一家就有五六张铁木机,每天能织30多丈布。还有张天稳、卞振东、涂鹤成等人家,比时织土布人家增多,淮安当时没有棉花,棉纱是从江南经过商贩搞来的,每包约九市斤重,当时在淮安织土布的就有四五十户人家,土布业每年需棉纱912.5包,年产白布1825匹。淮安土布,以数量多,质地良好运销各地。
    淮安的工业,尤以棉纺织业最为发达,他同传统生产相结合,使用印度、南通等地上乘棉为原料,发展较为迅速。沦陷前织布业64家,销售除本县外,近销高沟、汤沟、涟水、新浦、阜宁、孟林、东沟,远销苏北、安徽、山东等地。
    1939年,日本鬼子占领淮安后,由于战乱,市民纷纷下乡跑反,织土布人家也忙于逃命,仅剩1/3织土布人家还在维持生计。淮安织布业明显衰落,此时洋布进入淮安,主要是美国花旗布,对本地土布销售有一定影响。下乡的人约一年多的时间,才回城复业,但由于土布价格低廉,随着土布产品质量也有提高,花样色形也有所改进和创新,特织的白布进行加工刮浆,并用元宝石时踩光(元宝石碾布可使织物“缕紧不松泛”),加盖龙头商标,冒充龙头细布出售。本地人买去做衣服的或作它用,仍有一定的销售市场。染料都是靠进口,有日本的、德国的、美国的。
    淮民织布厂
    抗日战争时期,淮安县抗日民主政府和新四军积极开展大生产运动,1946年5月,在车桥万刘庄新建淮民织布厂,隶属花纱布交换所。全厂150多人,大部分工人是车桥、泾口、嘉树(现复兴镇境内)等区织布人家的青年男女。有150多台织布机,其中铁机20多台,大部分是工人从家中带来的。大部分人一进厂就会织布。为了发展生产,在花纱布交换所的指导下,淮民织布厂每月可产棉布200匹。品种以条子布为主,也生灰布、白布。全厂干部工人都实行供给制,熟练工每月另发大米20斤,作为技术津贴。在花纱布交换所的帮助下,淮民织布厂厂长、技术工、木工合作,研制了大众织布机。这种织机用材少、成本低、易操作,不仅在厂里使用,而且向广大群众推广。《盐阜报》对此作了专题报道和详细介绍,号召全专区织布者推广使用。1947年春,由于淮安形势极端恶化,淮民织布厂被迫迁至建湖县高作镇,只有10多台机生产。后因高作地区亦遭国民党军队袭击,淮民织布厂无法继续生产,被迫停工。大部分工人解散回家,少数积极分子就地参军。
    裕民织布厂
    1945年3月,裕大油坊筹建织布车间。初建时,只有四五台木制织布机。后陆续发展到10多台。从油坊抽出几名青年工人,又在社会上招收三四名熟练的织布工进行培训,当年5月份就开工生产,织布人员和油坊一样,都是供给制。对熟练技术工,每月另发大米二三十斤,作为技术津贴。织布需要的棉纱,由县财经科下拨,产品如数上缴财经科。1945年9月,淮城解放,裕大油坊的织布车间从油坊划出,迁入淮城,由县财经科拨款,在河下扩建为裕民织布厂。织布厂建成后,除原来工人外,又从社会上招收部分熟练工和学员工。翌年春,全厂干部、职工已有140余人,织布机(包括铁机、木机)发展到90多台。厂方从淮阴王营镇聘请师傅3人,负责学员技术培训和生产技术指导。生产中需要的资金、人员供给,统由县财经科下拨。产品大部分是长布条子一类,亦有少量白布。至当年下半年,每月可以生产棉布300匹 (每匹20丈)。全厂人员仍实行供给制,对熟练工每人每月发30斤大米津贴。1946年底,国民党军队占领淮城,裕民织布厂从河下迁至农村。先在博里王庄、裴连舍等地,再迁阜宁县蒙龙农村,在炮声隆隆、硝烟四起的环境下,继续坚持生产。后来由于战事频繁,环境险恶,根据上级指示,裕民织布厂上交给华中总工会。不久困形势不断恶化,工厂被迫解散。
    解放初,淮城织布厂
    1948年12月,淮城宣告解放。淮城市政府支持淮安纺织业生产,组织群众成立纺织生产合作社,社员自愿参加,以工具、原料、资金入股,有劳力、无资金的可由政府贷款,作为启动资金。贷出10多万元抗币和70多担棉花,华中银行贷出400包的棉花款,帮助缺少资金的纺织户恢复生产。当时,仅河下、板闸一带,就有各种织布机430台。
    解放初期的1949年,淮安织土布就有近80家。这时候,织布机器又得到了改进。淮城范围内从事纺织业者达500人。有木织布机117台,铁织布机168台。当年全县生产棉布61.9万米。
    建国后,淮安几家织布厂
    建国后的1954年,淮安县政府派出工作人员将织土布的人员组织起来,实现了合作化,集中管理。淮城区成立织布生产合作社,织造狭口面、宽口面白布,以及少量条格布。1956年,改名淮安棉织厂,后又增加了织蚊帐的厂子。1958年,在东岳庙成立淮安织布厂,生产线织劳动布、床单布、斜纹布,当年全县棉布产量97.10万米。翌年,产量增至118.2万米。1962年,产量降至23.95万米。1965年后,产量稳定增加。1971年,棉布总产量上升至427.36万米。1989年,厂名改称淮安染织厂。1990年底,因资金紧缺,原材料价格上涨,在企业面临困境下,经淮安市政府批准,与毛巾厂合并。
    1958年,淮城镇在锅铁巷内成立淮城织造厂,生产蚊帐布。后改名为淮安县淮城棉织一厂。1979年,厂名变更为淮安县第二织布厂。1958年,淮城镇在河下倪家巷内成立棉织社。1963年,厂名变更为湖嘴棉织厂,主要生产擦机械用的回纺巾。1979年,厂名变更为淮城棉织二厂。1960年,淮城镇河下居委会,利用估衣街内河下文化站的房屋,成立河下综合厂,生产纯棉揩布,俗称“土地板”,用于油田采油时用。1982年7月,棉织二厂、棉织三厂合并,厂名变更为淮安县第三织布厂。1962年,楼东居委会在东长街边寿民祖宅内成立南门棉织厂,后更名东风棉织厂。1982年,东风棉织厂与第二织布厂合并。淮城镇红光居委会在围墙巷市场东侧成立红光棉织厂,80年代中期,红光棉织厂改成旅社。80年代中后期,淮安县(市)第二织布厂、第三织布厂,主要生产粮食口袋布,缝制成品布口袋出厂。这些厂早年都使用手拉脚踩的木机。织机全自动化的出现,织布机全部改换成1511B型织机、1515A型织机。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