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三亲资料 > 我与潘四农后代潘际垌先生的交往

我与潘四农后代潘际垌先生的交往

2019/9/9 10:45:35    作者:秦九凤    阅读:370    评论:0

    在我们淮安文艺界,人们都知道清朝道光年间,车桥出了一位举人叫潘德舆。他字彦辅,号四农,是位著名的文学家。潘德舆工诗词古文,论诗以儒家“诗教”为本,标举“厚”与“质实”,抨击“性灵说”。著有《养一斋诗话》《养一斋集》等。可惜,当道光皇帝下旨让他去安徽当知县时,他还未来得及赴任就病故了。然而笔者有幸,在上个世纪我国改革开放之初曾结识到潘四农先生的裔孙、时在香港《大公报》副刊《大公园》担任主笔的潘际垌先生,并与他交往了十多年。
    潘际垌先生1919年生于淮安车桥。中学时代就爱好文艺,办过刊物。上世纪四十年代,潘先生进入新闻界,在《大公报》编副刊,结识了巴金、曹禺、茅盾等人。还曾经在大学里任过教。他的作品很杂,有《末代皇帝皇妃秘闻》这样的纪实文学,有《牛顿》这样的传记,也有以“唐琼”为笔名的《京华小记》《唐琼随笔》等。巴金在《〈随想录〉合订本新记》里面交代《随想录》写作缘起时说:“朋友潘际垌兄刚刚去香港主编《大公报》副刊《大公园》,他来信向我组稿……”潘先生也说自己近几年来“只做了一件事,就是请巴金写《随想录》。”巴金的《随想录》写了8年,后来潘先生已经退休了,但还照常到报社上班,看大样,直到1986年巴金写完《随想录》最后一篇,他也没有闲下来。
    我最早听说潘际垌先生还是1979年,当时我在县委报道组“打工”。时李凤翔(后来的《淮安日报》主编)先生刚从灌南县调回来,并也在报道组工作。一次集体学习时,李凤翔说,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潘际垌先生曾以《大公报》记者身份赶来淮安,在中共中央华中局(今楚州中学南校区)采访粟裕同志。他对粟裕将军说:“一年前你们新四军取得车桥大捷后,我就想来采访了。但是没有你们的确切地址,所以就没有来成。”说到这里,潘先生激动地说,新四军在车桥打死打伤和生俘那么多日本鬼子,我高兴得一连好几夜也睡不好觉,因为车桥是我的老家呀!
    听李凤翔先生这么一说,我当时就平添了对潘先生的几分敬意。一次,我在和徐沐、董年学等去车桥采访时,终于打听到了潘际垌先生仍在香港《大公报》担任副刊《大公园》主笔。
    伟人周恩来曾经说过,“一个热爱祖国的人是没有不爱他的家乡的。”我想,潘际垌先生一定也不例外。特别是“文革”十年,生活在外地的人很少能有机会回老家看看。但那不等于他们不思念家乡,不怀念故土。到了1985年春天,旅居香港的黄鑑先生思念家乡回内地探亲。他是流均马铺人。那也是黄鑑先生离家43年后第一次回故乡。县委宣传部让我去陪同并采访,于是,我和黄鑑以及他的夫人黄吴惠芬一起去了一趟流均和马家铺。在整个往返过程中,我的所见所闻都是黄鑑先生乡思、乡愁、乡恋的感人故事。
    回淮安的当天晚上,我在灯光下写了一篇千余字的小通讯《黄鑑回乡记》。从邮局寄给了几家新闻单位。这时我突然想到我们的乡贤潘际垌先生。可是我不知道《大公报》在香港的详细地址,心想香港不是太大,而《大公报》名气又挺大,我就在信封上直接写上“香港大公报 潘际垌先生收”的字样。结果,不仅潘先生收到了,而且还在1985年5月17日《大公报》的19版上刊用了。这使我非常高兴。凭心而论,那篇文章我写得一般,完全是潘先生的乡情而编发了我的拙作。因为黄鑑不仅和他是老乡,而且在香港两人之间也过从甚密。由此,我一发不可收拾地先后给潘先生寄去了《布帆西去访苍鹰——谈〈老残游记〉刘鹗故居》《访淮安的韩信古迹》《青史留名一女儿(梁红玉)》《淮安窦娥巷的故事》以及有关周恩来的《乡影乡音乡情》等等。这最后一篇我写的是伟人周恩来的故事,潘先生是分六期连载的。还通过中国银行汇来1800港元的稿费。那时港元和美元的价值差不多,我兑了6000多元人民币,还给了不少侨汇劵。期间,我曾多次去信感谢。潘先生也给我寄来了多封手示。特别是他多年离开家乡、思乡怀旧的情感非常强烈。在信中,他要求我去车桥有事时能代他问乡亲们好,还希望我多写一些家乡淮安的名胜古迹,最好能拍些照片一并寄给他。这样,他可以文字配照片一起发,更显得版面的生动活泼,同时他也可以看到家乡的名胜古迹,以缓解他的乡思乡愁。可是当我将梁红玉祠、梁红玉塑像照片随文字稿一并寄给他时,当时的上海海关只放行了文字稿,而将两张照片退寄给我,并在给我的公函上盖上了“不准出口”“上海海关”的大红印记。我随即就写信告诉他,并向他表示歉意。他又于百忙中回信说,“看到你写的文字稿,我就象回到了家乡一样。”“见到你写的文字就象又闻到了老家的泥土味。”
    《大公报》的读者面很宽,在台湾、澳门和东南亚以及美国等一些国家和地区均有读者。当时,海峡两岸还未解禁,潘先生在信中说,有的离开淮安几十年的读者看到《大公报》上的家乡消息后高兴、激动得泪水直流。这些读者们也把他们看到《大公报》上的家乡消息互相转告、并向编辑部反馈。
    20世纪90年代初,笔者调进周恩来纪念馆工作后不久,当我再与潘先生联系时,却总也联系不上了。后来才知道那时潘先生已经离开香港去了美国。
潘际垌先生因病于2000年7月7日去世,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如今先生已经作古多年,可是,您的同乡后辈秦九凤还在想念您!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